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sahz 的博客

历史比小说更有趣,史实比戏说更动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崔玉贵自述:他如何杀害珍妃  

2009-11-26 16:17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 历史爱好者注:关于珍妃之死历来众说纷纭,有慈禧谋害说和自杀两种说法,具体到被慈禧谋害,有的说是李莲英推到井中,有说是崔玉贵下的手。不过,在清末太监宫女的回忆中,我们找到了崔玉贵对此事一段自述,这应当是最权威的证据。这本〈宫女谈往录〉是清末宫女何荣儿的回忆录。她13岁进宫随侍慈禧前后长达8年之久。18岁由慈禧指婚,赐给一个太监。她极不愿意谈起往事,出于对金易、沈义羚两人的好感和信任,才断断续续道出了当年宫中生活的内幕。清亡后崔玉贵有一次转到何荣儿的家中,谈起了当年推珍妃入井的事。这段谈话后来由何荣儿口述,由金、沈二记录在《宫女谈往录》一书中。关于此事,周简段著的《神州名人录》中有一段崔玉贵的故事也可以印证,在清亡之后,崔玉贵已经六十多岁了,常常到北京鼓楼光庆轩茶馆听评书,有一天评书开讲之前,众人忽然喧哗起来,大声请崔玉贵讲一讲珍妃落井的事,崔玉贵喜欢卖弄,当即就讲了起来,讲他怎样弄珍妃下井,珍妃怎样哭喊,可当他一讲完,茶馆的人就纷纷喝骂起来,指着崔玉贵的鼻子,说:“你真缺德,你竟敢害死珍妃!”    崔玉贵却毫不示弱,振振有词地说:“老佛爷的旨意,我能违反吗?”
        以下为《宫女谈往录》中的相关原文:

    

「他愤愤地把鼻烟壶往桌子上一拍,说:『老太后亏心。那时候累得我脚不沾地。外头闹二毛子,第一件事是把护卫内宫的事交给我了。我黑夜白天得不到觉睡,万一有了疏忽,我是掉脑袋的罪。第二件事,我是内廷回事的头儿,外头又乱糟糟,一天叫起 (召见大臣)不知有多少遍,外头军机处的事,我要奏上去,里头的话我要传出去,我又是老太后的耳朵,又是老太后的嘴。里里外外地跑,一件事砸了锅,脑袋就得搬家,越忙越得沉住气,一个人能多大的精气神?七月二十日那天中午,我想乘着老太后传膳的机会,传完膳老太后有片刻嗽口吸烟的时间,就在这时候请膳牌子最合适 ( 膳牌子是在太后或皇上吃饭时,军机处在牌子上写好请求进见的人名,由内廷恋管用盘子盛好呈上,听凭太后、皇上安排见谁不见谁 )。牌子是薄薄的竹片,约五寸多长,三分之一用绿漆漆了顶部,三分之二用粉涂白了,写上请求晋见的官职。也俗称绿头牌子。这是我细心的地方,当着老太后的面把膳牌请走,心明眼亮,免得有麻烦。这是我份内的差事,我特别小心。就在这时候,老太后吩咐我,说要在未正时刻召见珍妃,让她在颐和轩候驾,派我去传旨。』说到这,崔玉桂激动起来了,高喉咙大噪门地嚷着。

    『我就犯嘀咕了,召见妃子例来是两个人的差事,单独一个人不能领妃子出宫,这是宫廷的规矩。我想应该找一个人陪着,免得出错。乐寿堂这片地方,派差事的事归陈全福管,我虽然奉了懿旨,但水大也不能漫过船去,我应该找陈全福商量一下。陈全福毕竟是个老当差的,有经验,他对我说:这差事既然吩咐您一个人办,您就不要敲锣打鼓,但又不能没规矩,现在在颐和轩管事的是王德环,您可以约他一块去,名正言顺,因为老太后点了颐和轩的名了,将来也有话说。我想他说的在理。

    『景祺阁北头有一个单独的小院,名东北三所,正门一直关着。上边有内务府的十字封条,人进出走西边的腰子门。我们去的时候,门也关着,一切都是静悄悄的。我们敲开了门,告诉守门的一个老太监,请珍小主接旨。

    『这里就是所谓的冷宫。我是第一次到这里来,也是这辈子最末一回。后来我跟多年的老太监打听,东北三所和南三所,这都是明朝奶母养老的地方。奶母有了功,老了,不忍打发出去,就在这些地方住,并不荒凉。珍妃住北房三间最西头的屋子,屋门由外倒锁着,窗户有一扇是活的,吃饭、洗脸都都是由下人从窗户递进去,同下人不许接谈,没人交谈,这是最苦闷的事。吃的是普通下人的饭。一天有两次倒马桶。由两个老太监轮流监视,这两个老太监无疑都是老太后的人。最苦的是遇到节日、忌日、初一、十五,老太监裹要奉旨申斥,就是由老太监代表老太后,列数珍妃的罪过,指着鼻子、脸申斥,让珍妃跪在地下敬听,指定申斥是在吃午饭的时间举行。申斥完了以后,珍妃必与向上叩首谢恩。这是最严厉的家法了。别人都在愉快地过节日,而她却在受折磨。试想,在吃饭以前,跪着听完申斥,还要磕头谢恩,这能吃得下饭吗﹖珍妃在接旨以前,是不愿意蓬头垢面见我们的,必与给她留下一段梳理工夫。由东北三所出来,经一段路才能到颐和轩。我在前边引路,王德环在后边伺候。我们伺候主子向例不许走甬路中间,一前一后在甬路旁边走。小主一个人走在甬路中间,一张清水脸儿,头上两把头摘去了两边的络子,淡青色的绸子长旗袍,脚底下是普通的墨绿色的缎鞋 ( 不许穿莲花底 ),这是一幅戴罪的妃嫔的装束。她始终一言不发,大概她也很清楚,等待她的不会是甚么幸运的事。

   『到了颐和轩,老太后已经端坐在那里了。我进前请跪安复旨,说珍小主奉旨到。我用眼一瞧,颐和轩里一个侍女也没有,空落落的只有老太后一个人坐在那里,我很奇怪。

   『珍小主进前叩头,道吉祥,完了,就一直跪在地下,低头听训。这时屋子静得掉地下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楚。

   『老太后直截了当地说,洋人要打进城里来了。外头乱糟糟,谁也保不定怎么样,万一受到了污辱,那就丢尽了皇家的脸,也对不起列祖列宗。你应当明白,话说得坚决。老太后下巴扬着,眼连瞧也不瞧珍妃,静等回话。

   『珍妃愣了一下说,我明白,不会给祖宗丢人。

   『太后说,你年轻,容易惹事!我们要避一避,带你走不方便。

   『珍妃说,您可以避一避,可以留皇上坐镇京师,维持大局。

   『就这几句话戳了老太后的心窝子了,老太后马上把脸一翻,大声呵斥说,你死在临头,还敢胡说。

   『珍妃说,我没有应死的罪!

  『老太后说,不管你有罪没罪,也得死!

  『珍妃说,我要见皇上一面。皇上没让我死!

  『太后说,皇上也救不了你。把她扔到井里头去。来人哪!

  『就这样,我和王德环一起连揪带推,把珍妃推到贞顺门内的井里。珍妃自始至终嚷着要见皇上!最后大声喊,皇上,来世再报恩啦!

  『我敢说,这是老太后深思熟虑要除掉珍妃,并不是在逃跑前,心慌意乱,匆匆忙忙,一生气,下令把她推下井的。

   『我不会忘掉那一段事,那是我一生经历的最惨的一段往事。回想过去,很佩服二十五岁的珍妃,说出话来比刀子都锋利,死在临头,一点也不打颤。我罪不该死!皇上没让我死!你们爱逃跑不逃跑,但皇帝不应该逃跑!这三句话说得多在理,噎得老太后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,只能耍蛮。在冷宫里待了三年之久的人,能说出这样的话,真是了不起。

   『你们知道,我是提前由西安回来的。把老太后迎回宫里来,不到三天,老太后就把我撵出宫来了。老太后说,她当时并没有把珍妃推到井里的心,只在气头上说,不听话就把她扔到井里去,是崔玉桂逞能硬把珍妃扔下去的,所以看见崔就生气、伤心。因此她把我硬撵出宫来。后来桂公爷说,哪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呢!听了这话,我还能说甚么呢﹖自从西安回来后,老太后对洋人就变了脾隽了,不是当初见了洋人,让洋人硬磕头的时候了,是学会了见了洋人的公使夫人笑着脸,拉拉手了。把珍妃推到井里的事,洋人是都知道的,为了转转面子,就将罪扣在我的头上了。这就是老太后亏心的地方。说她亏心并没有说她对我狠心,到底还留我一条小命,如果要拿我抵偿,我又有甚么办法呢﹖想起来,我也后怕。自从离开宫以后,再也不敢沾宫的谔,我怕把小命搭上。听桂公爷说,撵我出宫,是荣寿公主给出的主意,这个主更不好惹。』崔玉桂的话就说到这儿。」

 

此外,1929年《故宫周刊》曾采访亲眼目睹慈禧指使崔玉贵杀害珍妃的太监唐冠卿,与何荣儿转述崔玉贵之言略有出入。以下是他的回忆: 

    旧宫监唐冠卿所言:庚子七月十九日联军入京,宫中惊惕万状,总管崔玉桂率快枪队四十人守蹈和门,予亦率四十人守乐寿堂。时甫过午,予在后门休憩,突觇慈禧后自内出,身后并无人随侍,私揣将赴颐和轩,遂趋前扶持。乃至乐寿堂右,后竟循西廊行,予颇惊愕,启曰:老佛爷何处去?曰:汝勿须问,随余行可也。及抵角门转湾处,遽曰:汝可在颐和轩廊上守候,如有人窥视,枪击毋恤。予方骇异间,崔玉桂来,扶后出角门西去。窃意将或殉难也,然亦未敢启问。少顷,闻珍妃至,请安毕,并祝老祖宗吉祥,后曰:现在还成话么?义和拳捣乱、洋人进京,怎么办呢?继语音渐微,嚷嚷莫辨,忽闻大声曰:我们娘儿们跳井吧!妃器求恩典,且云:未犯重大罪名。后曰,不管有无罪名,难道留我们遭洋人毒手么?你先下去,我也下去。妃叩首哀恳,旋闻后呼玉桂,桂谓妃曰:请主儿遵旨吧!妃曰:汝何亦逼迫我耶?桂曰,主儿下去,我还下去呢!妃怒曰:汝不配!予聆至此,已木立神痴,不知所措,忽闻后疾呼曰:把他扔下去吧!遂有挣扭之声,继而砰然一响,想珍妃已坠井矣。斯时,光绪帝居养心殿,尚未之知也。后玉桂疽发背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784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